张怡宁苦读宿舍贴满单词 周妍创喜羊羊英文名

4月中旬的美国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市依然雪花飘舞,寒意浓浓;然而,威斯康星大学特设的中国冠军班里却是“热闹非凡”,学意浓浓……

走进威大教育系英语教学楼七层楼道,在诸多小教室中有一间传出的声音最为热闹,而且夹杂着中英文声。记者寻声而去,见到的正是那些中国体坛曾经或仍在役的骄子们。

“Happy羊Happy狼”,冰壶世界冠军周妍用“中英文”回答着她最喜欢看的电影名字(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就在美国教师竖着耳朵听后感到一头雾水之时,全班学生已笑得前仰后合。

冠军班负责人、被誉为“团长”的皮划艇世界冠军钟红燕早已把自己的“老大”身份抛在脑后。她的回答总能让全班气氛活跃起来。在老师有关最喜欢的男演员问题时,她提高了嗓门,边看着书本边拖着长音回答说:“My……favourite……actor is Cheng Long(我喜欢的男演员是成龙)。”

在另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教室里,乒乓球世界、奥运冠军张怡宁以及贺璐敏、周雅菲、史欣和邱红霞正在学习难度相对较高的“快班”上英语词汇课。根据老师要求,她们每人抽一个单词,然后根据这个单词的意思用英语一对一地讲一分钟。五人中英语水平相对较高的张怡宁和史欣很快就对话完毕,而贺璐敏和邱红霞连手势带相互补充“结结巴巴”地完成了对话。

五人中的大姐贺璐敏开玩笑地说,上课时只要张怡宁和史欣“高兴”了,她和邱红霞、周雅菲就“难过”,因为她们感觉有点吃力;可如果她和邱红霞、周雅菲觉得很“如意”时,张怡宁和史欣就“不爽”了,因为她们两人认为学得太简单了。

得知中国记者前来采访,教育系负责留学生英语教学的主任阿尔法也来到班上看望学生和记者。她在评价这些身份特别的弟子时说:“他们没来前我通过网络电视查找他们的影像,当我看到韩晓鹏(冬奥会史上中国首位雪上男子冠军)在空中翻腾时,我不禁‘哇’了一声,太美了,太刺激了,他是英雄。可当他和冠军班的学员真正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发现他们只是寻常弟子,看不出是明星‘大腕’,就像是我平常的学生。”

年轻的语法老师格雷格尔是冠军们“最不愿见”的老师,因为他的课相对最难。当记者把这一“秘密”透露给他时,他开心地说,他非常理解学员的“抱怨”,因为英语语法如同体育和比赛规则一样枯燥难懂。不过,这些中国冠军们在课堂上敢于接受挑战,用他们在赛场上争金夺银的劲头去战胜学习中遇到的困难。

“我教过许多留学生,现在能教这些世界和奥运冠军是我的荣幸。我很佩服他们,因为每天在一连三小时的英语学习当中他们表现出了旺盛的精力和对知识的渴望,我只能用‘了不起’来形容他们。”

作为这批冠军班学员中名气最大的学生,恬静的张怡宁来美前正式宣布退役,可她并没有让自己在乒乓球场上那股拼劲也“退役”。每天除了课堂学习外,她把自己的宿舍变成了第二教室。自感英语词汇量不足的她,在宿舍墙壁上贴满英语单词,以便随时记忆。她与同宿舍的史欣英语水平相近,两人因此达成默契,在条件允许下尽可能地相互促进、帮助,以期在十个月的留学生活结束后能自如地用英语交流。

在孩子和爱人的陪伴下,羽毛球前世界冠军、现任湖南益阳市体育局副局长的龚睿那很想通过此次留学,了解美国先进的体育管理和举办大赛的经验,然后把这些知识有机地运用到自己今后工作当中。

本届冠军班资历最老的前中国女垒主教练王丽红表示,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带着比赛任务出国,身心感到十分轻松。因此她没有理由不珍惜这次国家给予的留学机会,争取丰富自己的知识面,多了解美国先进的棒垒球运动开展状况,以便回国后走向新岗位时能派上用场。

冠军班学员在威大的学习和生活中始终离不开一位被冠军们视为唯一“亲人”的人。他就是威大教育学院运动学系博士生导师、为冠军班留美起到牵线搭桥作用的吉力立教授。

吉教授介绍说,去年首届冠军班在中美两国人文交流上产生了很大反响,它不仅让冠军学员丰富了知识,感受了美国文化,同时也让美国人近距离了解了中国和中国运动员。在总结了首届经验基础上,今年由16人组成的冠军班不仅从六个月时间增加到十个月,而且这些冠军全部到威大校园学习。为达到最佳学习效果,本期冠军班根据学员英语水平的高低分为两个班,配备六个美国老师授课。上午是三个小时的英语学习,主要分为语法、语汇、对话课,下午则在近两小时时间里学习体育专业课。由于冠军们英语词汇量有限,学校配备了翻译或是在校中国老师用中英文双语教学。春季专业课主要以体育生物基础和美国体育历史为主,同时还请他人介绍美国体育现状。

为尽快能让冠军们提高英语水平,威大还在课外时间安排本校学生做冠军们的辅导老师。只要冠军们需要,他们随时可与辅导老师约定,以帮助他们完成家庭作业或进行英语对话。

此项前所未有的中美体育交流项目计划连办四年,本期冠军班分春夏秋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强化英语,度过适应期;第二阶段会加课,准备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和爱好,安排她们到威大各专业的正常学习班之中;最后一个阶段就是与美国学生更多地互动,更多地交流。目前,张怡宁、龚睿那、韩晓鹏等想学体育管理,史欣准备在舞蹈上进一步深造,钟红燕要多了解美国体育现状……

两位男学员之一的韩晓鹏道出了冠军班同学的心愿:“当运动员时有荣光的时候,同时也远离了教室。现在面对退役后的选择时,深切感到了知识的匮乏。因此,我想借此机会充实自己,给自己充电,无论今后选择何种职业,最关键的是要用当年在赛场上的拼搏劲头做好现在。”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北京奥运会温籍播音员林奕谷 我用英语说垒球

北京奥运会通过服装颜分工作人员身份,奥运工作人员穿“中国红”、志愿者穿为“青花兰”、技术官员的服装则是“长城灰”。林奕谷告诉记者,从8月1日开始,她就是穿着大红色的工作服每天过着“上班族”的日子,早上8时到场馆打卡上班,晚上6时下班。奥组委对工作人员的要求非常严格,平常要检查出勤率,一个月内3次迟到或早退就要进行处罚。志愿者在这方面的要求就要相对宽松一些。林奕谷笑了笑,当一名奥运工作人员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呀。不过相比志愿者,像林奕谷这样的工作人员也有志愿者所没有的“优待”,他们都可以拿到福利和工资。

北京奥运会的垒球比赛于8月12日至21日在北京丰台体育中心垒球场举行。在比赛中,分别有中、英、法三种语言进行现场播报,林奕谷就是垒球场馆的播音员之一,她在这10天的比赛里担任垒球赛事的现场英语播音工作,与中文和法语的播音员一起通过音频即时向现场观众通报各类信息。

林奕谷说,虽然仅仅是坐着播音,但是工作强度绝对不小。奥运开始前,她每天从8时半到17时半都要不停地练习不同的播音脚本。几乎每个脚本她都要读得滚瓜烂熟。“正确发声靠的是腹部运气,有时候一场比赛播报下来,肚子运动量大了就感觉特别饿。下班回宿舍只想倒头就睡。”

去年测试赛开始后,林奕谷的压力就很大了。因为工作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和她搭档的几位同学不是感冒就是发烧,幸好林奕谷的自我调节能力比较强,才没有生病。“有时候真希望奥运会赶快结束,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实在很乏味很疲惫。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播音能让观众更好地观看比赛,我就感到很欣慰。”

说到入选奥运垒球英语播音员的经过,林奕谷言语之中就充满了自豪,她觉得这和她平时的学习和积累分不开:“当然,机会也是我努力争取来的。”

在此之前,多才多艺的林奕谷在大学期间获得了“第二届全国电视主持新星风采展示活动‘小金话筒奖’主持大赛”大学成人组一等奖,并曾作为埃及、伊朗等国驻华大使和澳大利亚费斐市市长的中英文翻译。2006年底,北京奥组委来到中国传媒大学招播音员。按规定,只有大二以上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北京奥运会现场播音员的选拔,而林奕谷那时还仅是一名大一学生。最终,她因为自己的超强的能力被破格允许参加选拔,并最终入选。“我对自己有信心,于是就向老师毛遂自荐。谁知道老师们竟然非常支持我,给了我这个机会。”

奥运会场馆播音员比普通播音员的要求更高。在选拔考试的时候,奥组委给每个人发了一份比赛讲稿,并要求每人录一段样带,最后他们从中挑选出比较满意的声音,再根据声音高低、音色等多方面分配比赛项目。“我听说北京奥组委在选拔的时候比较喜欢男声,男女比例大概在2:1左右,很多女同学在面试时都被刷了下来,我的声音不象一般女生那样尖,而且拥有男声的大气,所以才能‘杀出重围’。”

入选后,林奕谷被分配到垒球场馆。起初一听到这个消息,林奕谷是“又喜又忧”——用英语播音完全没问题,但是对垒球项目却基本不了解。现场播音不仅要在比赛开始前向观众讲解垒球项目的历史、特点、比赛规则以及观众观看的注意事项,还要在比赛中即时介绍运动员比赛的具体情况和比分。对于垒球知识几乎等于零的林奕谷来说,这是一份充满挑战的工作。

林奕谷随即开始恶补与垒球有关的知识。她利用课余时间,去图书馆、书店或上网找来很多垒球方面的相关书籍、垒球比赛的VCD,认真地学习和揣摩,并且分秒必争地苦练“嘴上功夫”。北京奥组委也安排他们进行特训,专门请来了垒球专家和前国家队的运动员授教讲课。经过近一年的培训和学习,林奕谷从一个垒球项目的门外汉,变成了可以独立用英语流利解说一场赛事的“行家”。

2007年,在“中国银行杯”国际女子垒球挑战赛上,林奕谷初试“牛刀”,担任英文播报员及开幕式英文主持人,成功地完成了任务。比赛结束后,北京奥组委的一名官员特地表扬了林奕谷,激动地拍着她的肩膀赞扬她能干。“那次比赛其实就是奥运会的‘模拟战’。那次‘实战演习’对我来说是个考验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女儿让我们一家都觉得自豪,不管是在现场还是在电视机前观看垒球比赛,都会感觉多了几分亲切,我们都很支持她去做这件事。”林奕谷的妈妈显然很开心。为了支持林奕谷,林爸爸、林妈妈以及林奕谷的弟弟8月初就飞到北京去了,一直陪着她直到奥运会结束。林爸爸还是特地向单位请的假。8月4日,林奕谷利用休息日带着全家人一起去逛京城。

林妈妈说:“她连续两个暑假都没回过温州了,寒假也只回来呆了几天,我们都很心疼。不过,她有这个能力为奥运出一份力,我们都告诉她应该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既然她回不来,那我们就亲自过去给她打气好了。”林奕谷说,“能够参与奥运会,获得一次不平凡的经历,我心满意足。我相信,在我的人生记忆中在奥运赛场当播音员将是美好、光彩的一笔。”周环